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催眠學

 

催眠是一門藝術性的科學,而且早在遠古時代經已被泛用。催眠是指透過某些連續性的刺激使我們從平常的意識狀態轉換至另一意識狀態,而在這個狀態下能使我們更容易受到暗示。

這門科學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廣泛,能醫治心病、痛楚、失眠、不良習慣等。不止如此,在神功上亦能應用得上。

在深層的催眠狀態中,催眠師能夠對病人作出多種暗示,改變潛意識,使病者自然地作出催眠師所要求的舉動。



其實在我們的心靈中,有著無數的創傷以及疤痕。因為每當我們感到失落、錯敗時,我們的潛意識都會自動把這件事件隱藏,避免持續這痛傷。

若果你突然感覺到憂傷,什至哭起來,其實這種感覺就是大家日積月累所得來的傷感。如果要解開這些傷感,就必須作心靈治療,而催眠就是最好的方法。

有時法師需要替善信驅邪解降,或幫助善信從低潮中建立轉機,雖然確實能夠幫助到他們,可是他們的心靈中仍遣下一道
重重的傷疤。

 


幸福的多少不是在於擁有幾多,而是在乎於心靈快樂與否。而法師擔任著帶來快樂的角色,即使你為善信帶來的運情有多高、打得對頭人如何慘烈,若果善信的心病還未解決,你帶來的都不是真正的快樂。

舉一例子,一善信家中有陰邪之物,而你替他解決了。可是善信整天都擔驚受怕,害怕一天又有邪靈來騷擾他。不出三個月,他必定精神分裂。
你替他解決了鬼異問題,但他的精神問題卻不了了之。這不是真正的快樂。

又說,一位朋友生意失敗,心裡十分難受,且自我封閉了數月。而法師替他做了轉運法事,使他的生意漸漸好起來。可是,那位仁兄的精神早已出現問題,即使法事後收入如何豐盛,這一切都不能把他從悲傷中拉出來。 你以為只要做
轉運就可以解決他的問題,可是忽略了他心靈上的問題這都不是真正的快樂。

神功師傅替人消災解難,其目的都是一致,就是使善信感到幸福快樂。然而外在的問題解決了,心靈上的問題卻未能解之這算是什麼的快樂?

其實許多問題
首要來自心靈,你只顧著他表面 的問題,忽略了其內在的問題,那只是「治不治本」的做法。

 

 

催眠學在神功修煉者的身上亦有不少用處,在行法上,什至在僮身上。

法然在玄學隨筆中的《心和法的關係》曾經說過,行法最著重信心。可是信心從何而來?是累積而來的。透過種種經歷以及思考分析,從而深信師公的能力。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些經歷,而且還能理智地分析師公的法門。所以,一些神功弟子在行法時仍未能淋漓盡致,就是出於這個問題。

但透過催眠學的暗示下,能改變神功弟子的深層意識,使他不作任何思考下仍能對師公法充滿信心,因為他是「知道」師公法可行,並不只是「相信」。如此的神功弟子,還有什麼不能做到?



在僮身法門上,催眠學用途更廣更大!

僮身法門是把在另一空間的神靈與自己連結起來,其目的在於能夠直接通靈。但是,和神靈溝通得好是需要無數次的練習,以及一顆玄靜的心。

為什麼有些人不能做到「神人合一」、「意到法到」?這是因為執著。

執著物慾、執著世間財、執著名利、執著......一切執著都使自己的靈魂不通透。在師公降身後,身、心、靈都需要通透得如空氣才能直接接收到師公給你的感應。

由於神靈本虛,而凡人卻是「有」思考。在「虛」和「有」之間根本拉不上關係,而師公給你的感應要經過幾重的思考才能直透靈魂。還怎能做到「意到法到」?



若果人的心明如鏡子、身通透得徹底的話,才能與師公合一,達到「神人合一」的境界。而這是需要經過靜坐訓練才能做到。

催眠學可調整人的執著以及慾念,雖然不能完全地解除,可是卻有一定程度的幫助。在僮身的感應上大有幫助。


不論在幫助別人或在修煉上,催眠學都能活學活用。雖然催眠學看來與神功扯不上關係,可是想深一層,你現在行法時,亦有運用到基本的催眠學。

 

 

 


 
Email: lukyamfukying@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