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天下間的一切都被某樣東西鎖著,它就是「咒」。咒的存在就是為了應合心。有心的存在,就有咒的存在。
法師念咒行法,絕不能不理解咒的意義。

一切能在你心中出現的都被咒鎖著,凡有名字、影像、聲音、感覺等都在咒的範圍以內、被咒繫著。沒有心的話就沒有咒,所以我說咒的存在是為了應合心,或說一切咒皆由心起。
舉一例子,你看見美女,覺得她漂亮是正常的事,這不是因為該女士本身被「漂亮」這咒鎖住,而是因為她出現在你眼中後,你很自然地用「漂亮」這咒來鎖住她。
若無你心的存在,即無心把她作「美麗」這定義,即她並不美麗。
如此說,「咒」的出現是因為有「心」。

說中咒。
以以上的例子為例,你認為她漂亮,這是因為你中了「漂亮」此咒。當你心中看見一件物件後,如心中有泛起任何感覺,這就是中了該物的咒。
任何事都不會散發出咒,必然要是在心中才能發揮其效用。咒是不能形容,只可體會。咒只會存在在心中。

法師要下強烈的咒,必然要懂得運用人心。
舉例說邪師和解法的法師。
一邪師對A女士下了邪法,他以邪神的力量和自己的意志力去使A女士中咒。從此A女士對運動都不感興趣,因為邪師改變了A女士將會中的咒,使A女士不再熱愛運動,亦即使運動在A女士的心中由生起「不熱愛」的咒。
法師要解,就必需以咒去解咒。用法師心中的「神」咒去解「下咒者所下的咒」咒
,使A女士對運動的熱衷改為正常。 法師解咒時,心中需要存有「下咒者所下的咒」咒,作為施法的一個「目的」。如心中無「下咒者所下的咒」咒,法師就不會知道自己在解什麼,還解什麼?所以多數鬥法時都需要知道對頭人是行什麼法門。
這是簡單的咒的運用。

說不能解的咒。
既然解咒需要心存「下咒者所下的咒」咒,那麼沒有「下咒者所下的咒」咒而解咒可行嗎?不可行。
因為當你心中沒有出現「下咒者所下的咒」咒時,即是「下咒者所下的咒」咒並沒有被咒鎖著,亦即你與它無緣。
無緣即無聯繫,無聯繫又如何解?
那麼,如果有人能夠做到「不下咒而下咒」,使人「不中咒而中咒」,此咒仙佛也不能解。要解的話,就如鎖著虛空一樣困難。 因為此咒根本「不存在」,而且不能理解。施法需要有目的,如果其目的是對「不存在」的東西下咒,那就不可行了。

要做到「不下咒而下咒」的境界,首先要使自己不再中咒。因為當你下咒時,你自己亦會中咒。中的是什麼咒?就是「我正在施法」咒。而當你中了咒後,就落入「有」的階段。「有」的話,即是存在,而存在就有解的辦法。

如果你在下咒時,不中任何咒,專心一致施法,而專心程度去到最高點。那時你不會知道自己在施法,眼中只有施法目的,這才能做到「不下咒而下咒」。「不下咒而下咒」出來的咒不是咒,是充滿施 法目的而沒有身體(限制)的虛空。這種虛空的咒是何等高深,是「無」的階段,是不能理解、離開緣的咒。當離開「有」的階段時,別人欲解也無從入手。

所以,如施法時能做到極度專心,心中只有施法目的,此法就難以破解了。

 

 

 

六壬弟子
陳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