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初入門時的神功經歷2(寫花字)

 

大家好,我是法然。

我在家中努力背熟花字,還練習了一些「功架」,希望每件事都能做到「好好睇睇」,不失儀態。終於,有緣讓我第一次行法了。

話說媽媽告訴我,她右邊膊頭很酸痛,而且痛了許多日。於是我盡盡孝心,替媽媽按摩了一會。每按一下,就傳起一陣劇痛。
突然,我猛然醒起恩師曾傳了弟子一套治鐵打的花字。那時我想,鐵打與肌肉酸痛起不起關係呢?後來我記得恩師曾說過,只要有心助人,師公自會扶持弟子。
所以我不管三七廿一、可行或不可行,就在媽媽膊頭上畫了花字。專心一致。起初三十秒左右,我詢問媽媽感覺如何。她告知沒有什麼改變。我心一沈,心想自己學法未精。之後走了去洗澡。
洗澡後,媽媽突然走過來跟我說:「阿仔,個位又好似唔痛啦喎!」
成功。很高興。
她本身是一個無神論者,此事之後,她漸漸開始相信六壬神功了。這是我第一次行法助人,想不到真的這樣玄妙!一次很好的印證。

又有一次,不幸地要用到止血花字。
在美術堂上,老師叫咱們做刻版。即是用刀於木板上刻畫圖畫。一不小心,就會割傷自己的,由其是心急時,更容易弄傷。由於快要下課,同學都很趕緊地刻自己的木版。
終於,有同學不幸割傷!鮮血不停地湧來。
我靜悄悄地拿出了一張廁紙,在美術室的一角寫了止血花字,然後叫同學把廁紙按住傷口。結果不到三十秒,血已經止了。
其後,又有一位同學不幸割傷。這次比較嚴重。我把他拉到美術室外面,在傷口上寫了止血花字。
那時很緊張,原因是第一次於同學面前行法,手也微微抖震起來,不能集中精神,連花字也寫得糊里糊塗,咒也念得「一舊舊」。
那位同學傷口比較大,結果,數分鐘才止血。

我想,三次印證之中,這次是最差嗎?經細思後,卻認為最好的印證,正正是這一次。
若然沒有這樣的印證,怎能想到自己的不足,從而得到更多的進步?經過這次後,我發覺行法時要專心一致、信心滿載。
可是,我卻做不到專心一致,信心也不夠充分。

於同學面前,心也散了,自信心又大大降低,因為害怕行法失敗,被同學嘲笑。一來是我練習不足,二來是很少於外人面前行法,有些少不自然。

經這次後,我發覺到自己需要更加之努加去練習,使行法時得心應手。





六壬弟子
陳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