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鬼眾知道有人插手,一群的衝向我。
師公這次來得十分急,全身都很充滿力量似的。雙手頓時感到被無數電流衝擊著(就如第一次求僮)。由此我知道,這次來的並非一般小鬼。(平日師公降僮後,期中只會有揚鬚的舉動,有時什至動也不動,不會 坐得如這次般猛烈。)


媽媽見我有點奇怪,立即跑過來看過究竟,我驚慌,打了手勢請媽媽暫時別理會我。
這次鍾馗師公並非空手,而是拿著一把類似劍的法器。可是,邪鬼們沒有退縮的樣子!
師公發怒,隨手捉起其中一只,一手把祂掉回地府。怎料,邪鬼雖有退縮,但並未離去,依然在我家附近停留。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因為師父沒有教弟子面對眾多鬼怪時的應變情況。我只是跟隨師公的步伐一直站著耍兵器。
師公跟祂們咕嚕咕嚕不知說什麼,只知語畢後祂們沒有那樣放肆,可是依然留在附近。
師公回宮後,我十分趕急的去致電師父,詢問如何辦。

在致電之前,我緊張不已,擔心祂們又作一次攻擊。祂們剛才想入我身!幸好師公扶持萬無一失。
我站了在廳,想想如何辦。好,一於上香。
怎料,打火機竟然打不著!我發脾氣似的不斷投訴,唉,心情很趕急似的。
上香後,打了一掌出去阿情那裡。只感邪氣散了點點。

電話通了,我在對話中因為緊張所致,說話一堆堆似的。師父不斷叫我冷靜下來。
師父說,立即打道符過去阿情那處,如仍是冥頑不靈,就用掌法。
唉,我就是不想做至此步!
可是沒辦法啦,不管三七廿一,符又打了過去,掌又打了過去。
之後,我閉目,感受一下。得知,雖情況好轉,但仍有不少鬼在她四周周旋著。
我又在廳中呆了,打算下一步如何做。

還是需要請師公下來,作最後一擊!

雖媽媽在身旁,但不理得那樣多,因為阿情又下線了,亦一直說很頭痛、很想走,我不知她會否做傻事,情況頗危急。

我請師公降僮,師公這次拿起大刀似的法器,像是要收伏祂們!

師公登雲駕霧,一駕到,眾鬼見師公忿怒法相,沒有之前的那樣放肆。
可是,我只感到附近的陰靈為數很多!唉,我從沒試過一人敵眾鬼。那時我想,如果師父在我身旁就好了!
不過,我清楚知道,我並非自己一個,因為師公一直在弟子身旁當護法,保護弟子。此感激心,不已!
我請師公,全情由師公負責,因為弟子不知如何捉那麼多的鬼異。
說罷,師公四處捉,有的捉完放進口中,有的掉回地府,有的則收進天塔。這次我學會了如何面對為數什多的邪鬼。
弄了很久,師公捉了很多很多,在家中一直打著功夫似的。其實我的意識並非在家呢!
突然,感覺到前方有一能量較強的靈體,猜想祂就是頭目!
師公怒視,一手執之。把祂握在掌中,師公咕嚕咕嚕說了一番話,另另頭,並沒有殺祂,只是把祂掉回地府。


終於完事。一身大汗!感到家中的鬼氣經已消了。想回剛才,該有數十只鬼圍攻我家,其氣勢很強,若果有陰眼的人,相信會看到陣容強大的情境!
在壇前問師公,弟子做的是否足了?
得勝杯。

其實還須很多善後工作,可是,她未必肯應約出來。其他的,還是隨緣好了!





這次經歷,讓我成長了許多,第一次遇到這般驚險的事件。
事後細思,各人有各人難,如她沒有找我,是否不應多事?
心中浮出一字句:一善。


驅邪扶正,問心無愧。



『大千世界,無掛無礙。自去自來,自由自在。要生便生,莫找替代。』




六壬弟子
陳法然